論壇動態
中國智慧城市論壇對接漯河市,綠色智慧城市受關注
綠色智慧城市簽約高縣
江安縣綠色智慧城市簽約
新年第一簽,綠色智慧城市簽約達旗
綠色智慧城市≠智慧城市+綠色,那是什么?
2019第九屆中國智慧城市大會盛大召開
AI升級2019智慧城市
中國智慧城市論壇與綠色智慧城市聯盟達成合作
智慧城市實戰專家推薦20名
2018年第二批智慧城市家名單
   活動計劃
2018智慧城市全國行江蘇站 11月
2018智慧城市全國行河南站 11月
2018智慧城市全國行重慶站 10月
2018年智慧城市全國行江西站 9月 已舉辦
2018年智慧城市全國行湖北站 8月 已舉辦
2018年智慧城市全國行安徽站 7月 已召開
2018年智慧城市全國行四川站 6月 已召開
2018年智慧城市全國行山東站 5月 已召開
2018年智慧城市全國行陜西站 4月 已召開
平安集團智慧城市組團合作交流會 3月 已召開
    首頁 - 智慧醫療 - 汝陽:“互聯網+醫療” 健康惠民更精準
點擊:123        時間:2019-06-10 14:45:46

  國家級貧困縣汝陽地處豫西伏牛山區,山里百姓看病難是發展路上的一塊“硬骨頭”。如今,該縣通過搭建遠程診療平臺等,彌補城鄉醫療資源差距,走出了一條“互聯網+醫療”“互聯網+健康扶貧”的康莊大道,這里的山區百姓,正享受著“看病不出村,專家就在‘家門口’”的精準醫療服務。

  據統計,自遠程診療開通以來,全縣因病致貧返貧率下降了5.08個百分點,農民患者縣外就診率由16.3%下降到11.3%,基本實現了“健康進家庭、看病在鄉村、康復回基層、90%病人就醫不出縣”的分級診療目標。

  “互聯網醫院”,讓山區百姓在家門口掛上“專家號”

  在山路陡峭、群山綿延、地處汝陽縣大山深處的王坪鄉,距離縣城近40公里,與市區相距100多公里。以前,這里的村民要想去大醫院看病,絕非易事,用村里人的話說:“去城里看病,起大早、趕晚集,路上來回七八個小時,沒個兩三天,看不成病。”因為不便,小病拖大病、大病拖垮家的事不無發生。

  如今,這里正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變化,來自汝陽縣推廣的“互聯網+醫療”新模式——遠程診療網絡平臺,它還有個通俗的名字,叫“互聯網醫院”。

  “大夫,俺焦慮癥又犯了,心慌、害怕、睡不著,快給俺瞧瞧……”5月29日一大早,汝陽縣王坪鄉王坪村村民常秀蘭來到村衛生所,與河南科技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醫生通過互聯網進行遠程診療。從醫生詳細詢問病情到開具處方箋,整個看病過程只用了不到20分鐘。

  “為看俺這病,最遠跑過鄭州,市里的醫院也跑了個遍,出去看次病,少則三四天,多則十天半個月,我今年76歲,這把老骨頭真是折騰不動了。”常秀蘭說,現在可好,在家門口就能讓大醫院的專家看病,真是好,太方便了!

  在王坪鄉聶坪村衛生室,五六名村民在排隊等候遠程診療。今年63歲的村民陳占朝患有結腸息肉、腦梗,妻子患有宮頸癌、肺氣腫,兩人需常年看病、吃藥,以前去縣里、市里看病,花銷大,家里難承受,村里有了遠程診療后,他們成了衛生所的常客,看病開支節省了不少。

  “大夫,俺村老陳的肚子又疼了,剛做過腸鏡,我傳給你看看啊。”負責給陳占朝看病的村醫雷旺用手機拍照后,通過遠程診療平臺,上傳給了河科大第一附屬醫院的醫生。醫生看了檢查報告,問過病情后,為陳占朝開了處方。“這些藥村衛生所就有,拿回去按時吃,有啥不舒服再來。”雷旺囑咐道。

  現在,這樣的看病模式在汝陽縣大大小小的鄉村遍地開花。

  汝陽縣14個鄉鎮200多所衛生室一大半都在山區,老百姓看病路程遠、醫療資源分布不均。2017年,汝陽縣投資1000多萬元,在全省率先建成覆蓋縣、鄉、村三級醫療機構的遠程診療網絡平臺,實現全縣所有行政村(社區)全覆蓋,使全縣群眾享受到“看病不出村、專家在門口”的優質服務,走出一條彌補醫療資源差距、方便山區群眾就近診療的深化醫療衛生體制改革之路。

  “行走的醫院”,打通看病“最后一公里”

  一個黑色雙肩包,裝著能進行血壓、血糖、心電圖、尿常規檢查等30多項檢驗檢測的儀器。5月29日晌午剛過,三屯鎮東局村的村醫安金立又背起這個“行走的醫院”,給村民送去健康。

  “懷堂叔,俺嬸身體咋樣,頭還疼不?”一進門,安金立便問。

  懷堂叔名叫楊懷堂,今年75歲,東局村人,他的愛人李書芳今年77歲。前段時間,李書芳因經常性頭疼頭暈到縣里醫院檢查,被懷疑患有腦瘤,夫婦倆一時不知所措,便回村找安金立商量。安金立趕緊將檢查報告通過互聯網醫院傳給河南科技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專家,院方立即開通“綠色通道”,安排老人第二天入院檢查。經專家會診,最終確認老人腦瘤為良性,且生長的位置比較安全,沒有生命威脅,警報解除。考慮到老人年事已高,醫生建議定期檢查,觀察為主。

  得知這一好消息的安金立,一點也不敢怠慢。作為兩位老人的簽約服務家庭醫生,安金立每隔一段時間便會背著包、拿著儀器,上門為老人檢查身體。

  “好著嘞!你嬸頭也沒咋疼,精神也可好,還下地干活呢!”楊懷堂停下手頭的農活,笑著跟安金立拉起了家常。

  村醫背上這個“行走的醫院”,來頭可不小。今年4月,汝陽縣為各行政村衛生室配備了全科醫生助診包、健康一體機等,可讓村民就近進行24項血液檢驗、11項尿液檢驗,以及心電圖檢查、超聲檢査,血壓、血氧、體溫等的測量,如同“行走的醫院”一般。

  此舉與簽約服務家庭醫生相得益彰。目前,全縣14個鄉鎮衛生院、1個工業區衛生院、220個行政村(社區)衛生所共進行家庭醫生簽約村民42.25萬人,簽約率達98.54%,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簽約率達100%。越來越多的山區百姓,享受到足不出戶的醫療健康保障。

  脫貧摘帽,要筑就因病返貧“防火墻”

  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征程中,因病致貧、返貧是“絆腳石”“攔路虎”。健康扶貧,是精準扶貧的一個重要方面。

  作為深山區國家級貧困縣,無論是“互聯網醫院”項目,還是“行走的醫院”項目,都是在健康扶貧、防止因病返貧之路上的重要嘗試。這種嘗試效果好,百姓的口碑自然佳。

  該縣圍繞“健康扶貧”這一主題,依托縣、鄉、村三級遠程診療平臺,建成了遠程醫療政策管理、醫療服務和信息技術三個體系,共享區域醫療資源,促進了優質醫療資源有效下沉,大大緩解了農村百姓看病難、看病貴等問題。

  劉店鎮紅里村位于汝陽和汝州交界處,是汝陽縣78個貧困村之一。全村2590人,貧困人口就占10%。該村貧困戶李建堂患有高血壓、腦梗、偏癱且行動不便,自從村衛生所的“互聯網醫院”開通后,他身體不舒服就跑去衛生所上網找大醫院的專家,看病不用往城里跑,省了不少錢。

  隨著脫貧攻堅戰不斷推進,更要把防止返貧擺在重要的位置,讓脫貧具有可持續的內生動力。

  王坪鄉王坪村的貧困戶李延賓,患癲癇10多年,幾年前做過一次大手術,幾乎花光了家里本就不多的積蓄。李延賓的孩子處于學齡,妻子在家照料,他對生活始終充滿希望,靠著勤勞的雙手打零工賺錢貼補家用,如今,距摘掉頭上這頂貧困帽的時間越來越近。

  “對于曾經因病致貧的家庭來說,如何防止因病返貧很重要,尤其是慢性病,要通過經常性上門檢查把小病扼殺在搖籃里。”李延賓的家庭簽約醫生李占勝說。

  如今,汝陽縣的縣級醫院已經建立貧困人員數據接口,患者住院時第一環節就能被識別是否為建檔立卡的貧困人員,不但可以享受到“先看病后付費”的惠民政策,出院時還可以享受基本醫保、大病保險、困難群眾補充醫療保險、建檔立卡貧困人員醫療再保險和醫療救助等國家醫療保障政策的“一站式”結算報銷,“看病難、看病貴”已不再是汝陽縣貧困群眾的頭疼問題。

  “互聯網+醫療”腳步未停,健康惠民邁向新征程

  金杯銀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汝陽縣在推廣“互聯網+醫療”的健康扶貧、醫療衛生體制深化改革中取得不錯的效果,山村老百姓也能方便地看得上病、看得起病、看得好病。

  據統計,汝陽縣推廣遠程診療以來,通過“互聯網醫院”平臺接受遠程會診的患者達1.9萬人次,直接節省費用380余萬元,基本實現了“健康進家庭、看病在鄉村、康復回基層、90%病人就醫不出縣”的目標。

  健康惠民的腳步從未停止,健康扶貧、防止因病返貧的腳步永遠在路上。今年,該縣計劃投資2139萬元,著力打造縣域全民健康互聯網平臺,建成全省領先的醫療衛生機構內“一平臺、五中心”高效共享的智能信息網絡。

  在此基礎上,該縣以縣人民醫院、縣中醫院、縣婦幼保健院為依托,建設醫療救治中心、影像中心、檢驗中心、療護中心和培訓中心,實現國家、省、市、縣、鄉、村資源的互聯、互通、共享,向上使國家、省、市優質醫療資源下沉,向下發揮縣級牽頭醫院的輻射帶動作用,不斷滿足群眾的健康需求。(來源:洛陽網)

QQ圖片20180208135017.jpg

 
北京时时彩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