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動態
中國智慧城市論壇對接漯河市,綠色智慧城市受關注
綠色智慧城市簽約高縣
江安縣綠色智慧城市簽約
新年第一簽,綠色智慧城市簽約達旗
綠色智慧城市≠智慧城市+綠色,那是什么?
2019第九屆中國智慧城市大會盛大召開
AI升級2019智慧城市
中國智慧城市論壇與綠色智慧城市聯盟達成合作
智慧城市實戰專家推薦20名
2018年第二批智慧城市家名單
   活動計劃
2018智慧城市全國行江蘇站 11月
2018智慧城市全國行河南站 11月
2018智慧城市全國行重慶站 10月
2018年智慧城市全國行江西站 9月 已舉辦
2018年智慧城市全國行湖北站 8月 已舉辦
2018年智慧城市全國行安徽站 7月 已召開
2018年智慧城市全國行四川站 6月 已召開
2018年智慧城市全國行山東站 5月 已召開
2018年智慧城市全國行陜西站 4月 已召開
平安集團智慧城市組團合作交流會 3月 已召開
    首頁 - 智慧環保 - 永康試水互聯網+ 集中處置工業固廢
點擊:176        時間:2019-10-29 08:59:21

  生活垃圾分類已成社會共識,但與之相比,工業固廢的分類處置還不太為人關注。

  事實上,工業固廢處置不當,存在著巨大的安全生產隱患,且極易造成環境污染,而另一方面,工業固廢處理難、處理成本過高也一直困擾著企業,正成為亟待破解的社會難題。

  那么,產量大、種類多、成分復雜的工業固廢,究竟該何去何從?“五金之都”浙江省金華永康市率先出招。今年5月以來,永康市引入第三方再生資源公司,在經濟開發區啟動試點,摸索出工業固廢“互聯網+集中處置”模式,走出了一條“政府引導、市場運作、企業受益”的工業固廢處置新路,促使工業固廢逐步得到妥善處置,實現多方共贏。

  工業固廢處置訴求大

  企業自行處理難,政企合作探索資源化、減量化、無害化處置方法

  在永康,徐濤是遠近聞名的廢品大王。他的老家安徽懷遠,很多人走南闖北從事廢品收購,用他的話說,廢品收購是一個不起眼但很龐大的產業。

  2013年,徐濤來到永康,主要從事廢紙回收,時間久了,一個新問題頻繁出現在他面前。“上門收廢紙的時候,企業老是問我,工業垃圾收不收?”徐濤好奇地看了看堆在角落里的塵土、布條、廢料,搖搖頭,“這些東西沒啥價值,不收。”

  從2017年開始,徐濤漸漸發現,有處置工業固體廢物需求的企業越來越多,大家的訴求出奇一致:能把廠里的垃圾處理掉就行。這些垃圾真的沒有價值嗎?徐濤細細作了一番功課。

  工業固廢可分為一般工業廢物和危險固體廢物。對于危險廢物,企業須按照法律法規要求,委托專業機構進行處置。而一般工業固廢則往往由企業自行處理,其中高價值的如廢紙、廢塑料、廢金屬等,企業會賣掉,而其他低價值的則去向不定。

  記者從永康部分工業企業了解到,“自行處理”說起來容易,這些固廢究竟是焚燒、填埋還是資源化利用,企業往往無從下手。

  拋光灰,是永康五金產業集群中一種特有的一般工業固廢,產自保溫杯、廚具、五金工具、設備制造等多個行業。記者隨徐濤走進永康市海呈再生資源有限公司的回收車間看到,這是一種灰色的粉末狀工業廢料,形態看起來和剛拆封的水泥差不多。“里面混雜著大量不同的金屬元素,且雜質很多,有些重金屬還超標,所以不能進行填埋處理。”徐濤用手捻了一點在手指上,“但它本質上還是金屬,有資源化利用的可能。”

  海呈公司是徐濤2017年5月創辦的一家企業,它的工作就是幫助永康經濟開發區內企業開展工業固廢的分類、收集、運輸、處置。公司創立前,徐濤還好好作了一番調查:目前永康大多數制造企業缺乏自主分類意愿,工業固廢處理過程不規范,高價值垃圾回收渠道不固定;全市約3000名流動回收人員,普遍缺乏垃圾科學分類意識,規范化管理水平較低,工業垃圾、生活垃圾混雜現象較突出,一方面造成極大的資源浪費,同時大大增加了焚燒廠及填埋場的處置壓力。

  一般工業固廢要想進入生活垃圾焚燒電廠和生活垃圾填埋場,需要通過第三方檢測和生態環境部門批準,費時費力成本高企,還有一定的環保風險。怎么辦?

  就在此時,永康市政府將工業固廢處理列入議事日程,成立永康市一般工業固廢處置試點工作領導小組,啟動探索工業固廢資源化、減量化、無害化處置方法。政府和企業不謀而合,工業固廢處置駛入了快車道。今年4月,《永康市人民政府辦公室關于推進工業固廢處置試點工作的實施意見》正式出臺,先期選擇永康經濟開發區啟動試點。

  全程“上網”可溯源

  “互聯網+”模式規范固廢處置流程,降低企業的處置成本,實現行業的規范可管

  一邊是強烈的市場需求,一邊是政府的迅速推進。經過公開招標,海呈公司成為永康市處置一般工業固廢的試點運營企業,項目迅速推進。

  在海呈公司,徐濤向記者展示了一塊電子屏幕——永康市一般工業固廢監控平臺。目前,平臺已有946家工廠入駐,每一家工廠通過自主申報注冊簽約,獲取APP端口,線上預約、輕點下單,第三方服務公司的工作人員就會直接上門清運分好類的工業固廢。隨后,工廠的可填埋、可焚燒、可回收垃圾均實現數據化、可視化,工廠回收統計、品類申報記錄、廢品流向記錄等環節也一目了然。

  要想把工業固廢分好、收好,收集人很關鍵。試行“互聯網+”工業固廢處置模式后,海呈公司將原來只回收廢紙、廢塑料等高價值垃圾的流動回收人員“收編”成為工廠垃圾分揀責任人,對工廠垃圾進行出廠前的全面分揀。海呈公司還對每一名收編的流動回收人員開展培訓考核,實行持證上崗,回收人員做到統一規劃、統一標識、統一培訓、統一著裝、統一指導收購價格、統一計量衡具、統一車輛、統一管理“八個統一”。

  徐海龍就是其中一位。原本走街串巷收廢品的他,現在成為海呈公司的職員。徐海龍告訴記者:“現在我們工作規范了,大家有了垃圾分類意識,我覺得這份工作也算是為環保做貢獻了。”

  專業的人干專業的事,工業固廢“上網”好處不少。“通過‘互聯網+集中處置’的模式,可以充分利用大數據及信息化技術,建設一般工業固體廢物監管信息系統,動態掌握工業固廢產生、貯存信息,對工業固廢管理臺賬、轉移聯單、處置資金實行電子化管理,實現對可回收和不可回收的工業固廢全過程跟蹤監管。” 永康經濟開發區黨工委委員胡紅青說,通過試點可以看到,“互聯網+”模式不僅能規范固廢處置流程,降低企業的處置成本,同時也有望將垃圾回收站點統一集中起來,實現行業的規范可管。

  “一企一策”分類推

  開發區超過2/3中小企業工業固廢“上網”,每天處置30噸,成效初現

  永康經濟開發區現有規上企業198家,加上模具市場在內的各類小企業,企業數量達1600余家。如此龐大的企業數量,涉及的行業林林總總,產生的工業固廢品類更是多種多樣。利用“互聯網+”處置工業固廢,企業真的能接受嗎?

  帶著這一問題,記者來到浙江安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該公司是永康經濟開發區最早簽約推行“互聯網+集中處置”模式的企業之一。試行以來,該公司行政經理李凱發現,工業固廢處置的成本降低了。

  李凱向記者算了一筆賬:公司每月產生的不可回收工業固廢約15噸,簽約之前,這些固廢主要承包給私人清運,不按重量按車算,每車清運費用約1200元(約兩噸一車),平均每個月清運成本要近萬元。試點簽約之后,該公司按照工業固廢處置的政府指導價是208元/噸,第三方服務費(含運輸費)100元/噸來執行,每個月清運成本還不到5000元,處置成本足足降低了一半。

  “以前,工業固廢清運的時間不固定,清運出去之后,還要擔心承包方是否存在隨意傾倒等情況。現在交由第三方托管后,海呈公司成了‘管家保姆’,指定專職人員定期上門進行分類和清運,所有工業固廢清運的去向都有相應的備案登記臺賬。”李凱坦言,試點推行后,讓他感觸最深的,就是公司工業固廢處置更加規范了,有了政府引導,企業少了很多后顧之憂。

  徐濤介紹,工業固廢處置過程中最重要的一環,就是做好分類。與安勝公司一樣,所有已簽約并開始集中清運的企業,都在廠區設置了相應的工業固廢分類場地。而由于工業企業生產類型復雜,海呈公司針對行業不同,采用“一企一策”的固廢分類處置模式。

  數據顯示,永康經濟開發區198家規上企業中,都申報登記注冊了專用APP,超過2/3的中小企業也將工業固廢“上網”,平均每天處置工業固廢達到30噸,成效初現。

  此外,為讓轄區企業工業固廢處置更規范,永康經濟開發區正在籌建一個1萬平方米的工業固廢分揀中心。海呈公司結合開發區每天產生100噸可焚燒、可填埋的工業固廢的容量,引進20輛專業清運的“小黃車”,滿足清運所需。針對試點期間發現的問題和不足,徐濤表示,將不斷改進和完善。

  垃圾是放錯地方的資源,工業固廢也是如此。“我們正進一步尋找工業固廢資源化利用的可能性。”徐濤告訴記者,拋光灰目前已找到了解決辦法——通過集中二次分揀,將其中一部分實現循環利用,另一部分滿足填埋場準入標準進行填埋處置;永康眾多門企的“心病”——廢防火門芯板,可以制作成為水泥渣二次利用。此舉對提高工業固廢資源化利用水平大有裨益。(來源:中國環境網)

QQ圖片20180208135017.jpg

 
北京时时彩赛车开奖记录 10bet博官网主页 竞彩足球比分 炒股软件开发 白姐全年免费资料图库 七乐彩 福少时时彩计划软件下载 中奖横幅连夜 雪缘园足球即时赛果 重庆欢乐生肖官方开奖同步 顶呱刮 聚合计划 钻技公司怎么赚钱 188球赛即时比分 排列三官网 500万彩票网北京单场比分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网